重慶晨報記者 周楊 石亨 實習生 喻春龍 報道
  周令清是渝北寶聖東路菜市場的垃圾清理員,這幾天,他和鄰居袁福民、詹世民一起,成了街坊們口中拾金不昧的好人。
  不過,說起那天撿錢包的事,61歲的老周仍覺得他們的處理方式是妥當的,“當時因為害怕被說拿了裡面的錢,我們三個根本不敢走開,只能讓居委會的人來做個見證。”
  一個錢包引來眾人圍觀
  “鄧老師,我在菜市場撿了個錢包,你來看哈?”本周一下午4點半,寶聖東路社區居委會的老鄧接到了菜市場一個工作人員打來的電話,電話里很嘈雜,感覺旁邊很多人。
  老鄧下了樓就往菜市場走,一路上他都覺得有些納悶,“平時一般撿到東西就直接交到社區或者派出所了,很少喊我們去拿。”
  還沒進菜市場,老鄧就看見十來個人圍在入口處看熱鬧,在菜市場里收垃圾的周令清拿著一個黑色皮夾站在中間,和鄰居們擺著撿錢包的龍門陣。“打開看哈有好多錢?”聽到相熟的街坊起哄,老周三人沒有答應,“東西掉了你負責。”
  這時,看到老鄧來了,老周趕緊把錢包遞了過去。老鄧打開錢包,帶拉鏈的夾層裡面有3000元現金和一張身份證(倪世偉),老鄧問了問周圍的人,沒人知道這位老人的信息。
  “你們有功夫打電話喊我下來取,隨便喊哪個送到居委會不就行了。”老鄧對三人很熟悉,知道三人當天下午很清閑,誰都有時間把錢包直接拿到社區去。“哪個敢嘛,等哈別個說東西少了,怎麼辦?”老周的話得到了其他兩人的認同。
  三位鄰居散步時撿錢包
  老周住在菜市場邊上的5棟3單元2樓,平日晚上幫著菜市場收垃圾,白天沒事做,下午常和住5單元的詹世民一起在附近的麻將館搓麻將。當天下午4點半,搓完麻將的兩人遇上了出門轉悠的老大哥袁福民。
  三個人於是一邊散步一邊擺龍門陣,一直低頭看路的袁福民叫住了走在中間的周令清,“周狗兒(周令清外號),那是不是個錢包喲。”順著袁福民手指的方向,老周快走兩步撿起了地上的黑色錢包,另兩人也跟了上來,詹世民還順手撿起了錢夾邊上的一張卡片。“還是個老人家,快點找人,還給別個!”詹世民撿起的是一張特病保險的信息卡,卡主已經78歲,這更加堅定了三個人要把錢包還給失主的決心。
  “哪個的錢包?哪個的錢包?”三人一陣吆喝,平靜的菜市場立馬熱鬧了起來。“呀,撿錢包了!”“過去看看。”雖然大家都圍了過來,卻沒有人來認領。
  “交到派出所去!”人群里不時傳出一兩聲建議。三人商量了一下,要不然就讓老周拿去派出所,但被他拒絕了。“萬一等哈別個說裡面少東西了,我啷個說得清?”老周的顧慮讓其他兩人覺得不無道理,也就都不想親自去送錢包了。
  原以為失主是地下車庫哪個摩托車主,袁福民去找了一趟也無功而返,“我們拿著錢包一直沒有離開人群,他們是最好的證人。”這時,老周當著眾人的面打開錢夾查看失物,裡面有一張身份證和幾十塊錢,老周想拉開錢夾上的夾層拉鏈,被詹世民攔住了,“別看,不好。”
  隨後,不斷有街坊想要把錢夾拿去看看,希望能從裡邊找到線索,但三人都沒答應,“萬一裡邊少了什麼,我們到哪兒去要回來?說是我們拿了怎麼辦?”
  失主對大家的顧慮很無奈
  最後,三人想到了把錢包交到社區居委會。最終,老鄧通過菜市場的一位商販找到了失主,78歲的倪世偉老人。
  其實,老周三人並不是錢包的第一個發現者。在他們撿起之前,錢包已經在地上躺了至少3分鐘。第一個看到錢包的,是在三岔路口賣菜的石孃孃,但電視里時常出現的騙局阻止了她,“如果裡邊本來就是空的,失主卻說少了錢?我說得清嗎?”所以,當周令清事後擺龍門陣,說自己不願意親自送錢包到派出所的原因時,石孃孃不斷點頭。
  倪世偉並不知道自己不小心掉了的錢包引起了那麼多人的疑慮,不過,“我真的很謝謝他們,還錢包的都是好人,怎麼可能去懷疑他們,壞人直接就拿走了。”對於大家的顧慮,老人顯得有些無奈。
  據倪世偉介紹,裡面的3000元錢是女兒拿給他做白內障手術的,周一去菜市場的藥店買藥,掉在了那兒。直到女兒打電話說有人撿到錢包,才發現錢包不見了。
  記者手記>
  記者手記>
  三位鄰居拾金不昧,我們應該點贊。然而,接二連三發生過的“丟包”騙局,讓做了好事的三人卻覺得自己一不小心就會被陷害成壞人,多了些看起來可笑卻發人深省的顧慮。因此,我們希望社會上利用好心人敲詐的事件能夠有效地被遏制,不要讓人們在想要做好事的時候,因為這樣那樣的擔心而退縮。  (原標題:錢包躺地上幾分鐘沒人敢撿 三鄰居撿了又沒人敢還 )
創作者介紹

周渝民

tn75tngf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