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寐以求的一套樂高玩具終於在自己的房間攤開外接式硬碟,曉柯樂得馬上打電話給表弟,邀請他一起來“開工”。玩具是曉柯被北京一所國際學校錄取後得到的獎勵,除了這個,父母還答應明年帶他去英國的哈里波特工作室玩兒,那是他的最愛。
  曉柯的父母之所以這麼下本錢,是因為今年北京的國際學校招生極為火爆,入學已經不能像前幾年那樣只要報名就能上,而是必須考試,除了考英語口語,還要考數學,而且SD記憶卡是英文試卷,孩子能夠考上確實應該大大獎勵一下。
  中國青年報記者發現,今年北京的國際學校招生,尤其是中小學的招生比往年更紅火了。近幾年國際學校招生一直比較熱,但今年之所以急劇升溫,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今年北京義務教育階段入隨身碟學嚴格實行就近免試入學政策,與往年相比,更多被擋在公辦校之外的人們選擇了國際學校。
  上不了公辦名校,於是轉抗癌食物向國際學校
  曉柯的父母為孩子選擇國際學校,microSD也是無奈之舉。曉柯家在海澱區,但其片內學校是所普通校,曉柯父母不太滿意,一直想通過擇校上一所知名小學。但今年北京市實施了“史上最嚴”的入學政策,幼升小嚴格劃片入學,狠剎擇校之風。
  在托人、找關係幾番折騰無果後,曉柯父母的擇校目標也從頂尖名校降至幾所高校附小,可後來發現,想進入當初根本看不上的附小都非常困難,只好徹底放棄擇校的想法,但又不願意讓孩子上一所普通校,於是把目光轉向了國際學校。
  曉柯的父母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兩個人一年總收入在三四十萬元,讓孩子上國際學校不是太大的負擔。
  一去報名,曉柯的父母才發現今年國際學校的行情看漲。4月,他們先去了一所離家近的國際學校報名,結果發現名額已經招滿了,之後趕快聯繫另外一所,被告知必須要通過考試,而且考試都是英文的。夫妻兩個又立即去尋找培訓學校,好在兒子上的是雙語幼兒園,口語基礎比較好,數學考試學會了看題就沒問題。
  經過培訓,曉柯順利通過考試被錄取。
  曉柯家是主動放棄了公辦校轉投國際學校,還有一些人則是被動選擇。
  北京“史上最嚴”的入學政策對非京籍適齡兒童的入學要求也更加嚴格,要求五證必須齊全。看似只有五證,其實“證中有證”,比如要求提供父母在京務工就業證明,其中就要求有規範的勞動合同、受聘單位法人代碼證或者營業執照複印件、單位人事部門開具的工作證明三個。據統計,辦齊“五證”實則需要15份證明,還要加蓋諸多公章。並且對父母雙方的工作、社保都有要求,特別是熱門小學,審查更為嚴格。
  嚴格的入學條件將一部分非京籍的適齡孩子擋在了公辦校之外,其中一部分有經濟能力的父母,就選擇了沒有戶籍門檻的國際學校。
  世青國際學校有兩所校區,在望京的主校區與一所中學共用校園,學校與居民區相鄰,只有看到牆壁上張貼的宣傳海報,才能讓人看到這裡還有一所國際學校。兩棟教學樓都是老式的樓房。雖然硬件設施一般,但口碑一直很好,一年十幾萬元的學費也擋不住趨之若鶩的家長。門衛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每年春節一過,就有好多家長來咨詢、報名。”
  記者採訪了世青學校的招生負責人張靜,她說:“從今年開始,世青國際小學的課程從往年的四年級至五年級,擴展到了一年級至五年級,學生人數在不斷增多,現在小學部已經招滿了,要想插班到小學,還需要看學校能不能再空出一個名額。”
  國際學校不再是“拿錢就能進”
  武笛是北京一所公辦小學的二年級學生,活潑好動,最喜歡機器人課程,不僅在學校上課後的興趣班,周末也在外面上培訓班。武笛和大多數男孩一樣愛玩電腦游戲,但不同的是,他不僅喜歡玩,而且還琢磨如何編程自己開發游戲。
  可是,這樣一個求知欲很強的男孩,在學校卻不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字跡潦草、作業總不做完、成績不突出。因為在課上太愛說話,有時還偷偷帶吃的東西到學校,老師不知向家長告了多少次狀。
  “不想上學了。”直到有一天,武笛早上起來磨磨蹭蹭,小聲提出這個要求,父母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武笛的爸媽都在外企工作,周邊同事的小孩在國際學校讀書的挺多,平時也總在比較國際學校和普通公辦學校的區別:課程設置不同、教學方式不同、學生的課業負擔不同,當然學費和未來的目標也不一樣。
  經過考慮,武笛的父母決定給孩子轉學。在轉學之前,他們很嚴肅地和兒子談了一次:“上國際學校,要把英語學好,因為今後要申請國外的大學。”
  讓爹媽沒有想到的是,在這個問題上,武笛比他們的態度更加堅決:“不上原來的學校就行!”
  然而,轉學到國際學校的難度也在武笛父母的意料之外。前幾年,同事把孩子送到國際學校都很順利,只要報名、面試、繳學費就可以了,但今年國際學校太熱了。一些老牌的國際學校已經不接收中國籍的孩子,因為在京工作的外籍人士或者拿著他國護照的中國學生逐年增多,這類學校的生源已經很充足了。新近開辦的國際學校雖然接收中國籍的學生,但是入學競爭激烈,早就不是過去“拿錢就能進”的情形了。
  匯佳學校是一所有21年辦學歷史的老牌國際學校,他們的招生辦負責人黃女士介紹:“來匯佳學習的學生,必須要通過學校的考試,英語需要面試,語文和數學需要筆試,成績通過了學校的綜合測評即被錄取。”
  世青學校的招生考試也是很嚴格的,招生負責人張靜介紹了考試標準:“數學、語文、英語三科均要在80分上才能通過,數學試卷採用全英文,不過考試方式靈活,考核的結果並非統一的標準答案。”
  國際學校的入學考試催生相關培訓機構
  國際學校的擇優錄取,催生了相應的輔導市場。
  培訓機構“瑞思英語”的趙老師介紹:“我們有面向國際學校入學考試的培訓,還有好多本來就在國際學校讀書的學生也來參加培訓,匯佳、青苗、德威等學校的學生都有。家長的目的是為了讓孩子在國際學校學習時,減少一些語言溝通交流的障礙。”
  世青國際學校附近一家英語培訓機構的老師也向中國青年報記者介紹說:“我們這裡會針對學生的英語水平進行測試,根據測試的結果來對孩子進行英語口語輔導,我們還會對學生進行一對一教學,針對國際學校學生所學的各個科目進行輔導,幫助學生提高成績。”
  上學期武笛就開始接受培訓,在“就是不回原來學校”的想法趨動下,武笛學習勁頭十足,最終被順利錄取,成為國際學校的插班生。
  記者採訪瞭解到,義務教育階段選擇到國際學校讀書的中國孩子,今後的發展目標非常明確,就是申請國外的大學。
  北京的國際學校之所以越來越熱,除了一些學生是受戶籍所限之外,更多家長的想法是讓孩子較早接受系統的國際化教育,儘早出國留學。同時,國際學校宣稱的以人為本的教育理念,尊重個性發展、鼓勵創新思維的教學方式是他們尤為看中的。
  IB是目前國際學校較通行的課程體系,即國際文憑課程,分為早期的PYP課程、中期的MYP課程,高中的DP課程。學生如果獲得這張全球通用大學預科文憑,就能向國外高校提出入學申請。
  “匯佳的課程採用的是完整的IB體系,學生可以在本學校參加考試,得到IB文憑。”匯佳招生辦的黃女士介紹,學校每年都會組織學生去美國進行冬夏令營活動,六年級時還會在美國進行一個月的插班學習,初中時,學生要去澳大利亞進行三個半月的插班學習,鍛煉英語交流能力,開闊視野。  (原標題:“史上最嚴”入學政策捧熱北京國際學校)
創作者介紹

周渝民

tn75tngf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